新闻资讯

漫聊世界壁画艺术绘制技法

标签: | 作者:dawang | VISITORS: | 来源:未知
09
Apr
2019


专注于高品质墙绘制作,高质量3d立体画创作,高水准涂鸦彩绘绘制



 

     有学者认为欧洲的“湿壁画法”最早可追寻到古埃及壁画的时代。今天我们把画在干燥石灰墙面上的壁画,相对“湿壁画”而言称为“干壁画”或“胶彩壁画”。当这种壁画中的“胶彩画”转移到纸面上的时候,则被泛称“水彩画”了。

     胶彩画法是中国传统壁画中最主要的技法之一。中国传统壁画源远流长,在古代绘画中以其题材的丰富、气象的宏伟和表现形式与材料语言的多样,代表着中国乃至东方绘画最辉煌的成就。远溯到新石器时期的公元前10000—3000年左右,或更早的狩猎时代,在甘肃黑山峡、内蒙贺兰山,以及新疆库鲁克堪克、和田等地的山体石壁上都留有硬石块敲击、凿刻的摩崖石刻和用石灰矿石粉、土红粉绘制的岩画,记录了华夏先民游牧、射猎、祭祀的场景。

     进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后的中国,壁画在绘制技术上有了长足的发展。周朝时期,《孔子家语》中叙述了孔子观周王壁画时,见“有尧舜之荣,桀纣之像,各有善恶之状”。三国时期魏将于禁被关羽俘虏,获释回魏后,魏国君令其揭曹操陵墓之景有文撰于《三国志·于禁传》。更有战国时代诗人屈原,在观看楚国神庙壁画时引发出《天问》的不朽诗篇。在秦汉之后,历代帝王在宫殿墙壁上用绘画礼赞圣贤功德、表彰人臣业绩的风俗,一直传衍到唐、宋、元、明、清。

     中国传统壁画在题材内容上,可分为宫殿壁画、墓室壁画、石窟壁画、寺庙壁画四类。在宫殿与墓室中,壁画内容偏重史实的表现;石窟与寺庙壁画则以佛教、道教的神话、传说、教义为主要表现。自六朝、初唐时期印度佛教东渡中国,与中国的儒道文化汇合之后,促成了中国石窟与寺庙艺术的繁盛。许多画师身为佛教、道教的僧众,他们信念虔诚,以多年延续不断的创作,为世界留下了规模宏大且数量不可胜计的壁画作品。自汉魏到唐宋,尤其至盛唐时代,中国传统壁画从艺术的整体水平到绘制的工艺技术均达到了辉煌的顶峰。最著名的画家诸如三国时代曹不兴,魏晋时代顾恺之、陆探微,齐梁时代张僧繇、曹仲达,盛唐时代阎立本、吴道子、李思训、王维、韩幹等等,都曾涉及于当时宫廷殿堂与寺庙的多种题材壁画创作。为此,他们对壁画技艺的传承影响和推动作用可想而知。

     
      中国壁画艺术的博大精深,在于中国传统文化本体具有博取厚积的特征,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精髓,同时与本土文化综合汇聚形成豪放的气度品质。我们可以从敦煌莫高窟、麦积山石窟、新疆克孜尔千佛洞、甘肃榆林石窟、河南禹县赵大瓮墓室、内蒙古契丹皇陵、山西绛县金代墓、河北定州净众院地宫和西藏的布达拉宫等寺庙壁画,及从宋、元、明时代遗存的山西永乐宫、岩山寺、北京法海寺等具有代表性的壁画“博物馆”中感受到中国绘画对印度、中东艺术的融变;儒、道、禅学与佛教哲学思想上的汇综;神话、传说与现实内容的佐证。这种思想脉络无疑亦渗入到宫殿和墓室壁画的创作当中。敦煌莫高窟壁画创始于公元366年,千余年的历史仍存有492个洞窟。4500余平方米的壁画是世界上保存最好、数量最多的宗教壁画艺术。敦煌莫高窟壁画满载着一部中国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风俗、军事、建筑、宗教的历史而举世无双。

      前面所提及吴道子等先师和戴逵、卫协、董伯仁、武宗元、高文进等名垂艺术史的画家的壁画作品,成为当今精彩之范本。中国传统壁画在墙体的“营造法式”方面,在颜料的种类和研制方面,在画具发明和绘制的程序技巧方面,以及包括构图、造型、线描等诸多法理方面,成了人类绘画史上辉煌的典范。

   克里特文化开始于公元前4000年,壁画题材多以动植物、海草、岩石或捞海草的人物为主,这与其爱琴海的区位相关联。尤其是公元前1800—1400年间,克里特文化鼎盛时期的标志物—克尼索斯宫殿壁画,显现出个性豪爽、天真浪漫之海洋民族的绘画才华,人们享受和平生活的画面尽现在壁画中。在《巴黎妇人》的壁画残片中可以读到摩登华丽的女性,色彩淡雅,造型生动,凸现出迥异的绘画风格。

     与中国春秋、战国时代同期的希腊人,经古拙期到公元前4世纪已经完成了“静而伟大、高贵而单纯”的理想。他们在雕塑和壁画艺术上揭开了西方古代文化的灿烂篇章。这个生活在地中海沿岸奴隶时代的民族,创造了一种让人文观念更贴近客观现状的艺术。古希腊美学崇尚善与美的统一,信仰身体与心灵的和谐是美的最高境界。         我们从文献中可知,古希腊已有远近、透视和构图的统一法式,从画师赛由克斯画葡萄栩栩如生连小鸟都来啄食的故事看,造型能力已相当高深。希腊美术要求以写实、客观和真实的态度,从表象达至“理想美”的探索影响至今。他们以力量与智慧为人体的神灵为宗旨,对人体解剖、比例、透视的研究使古希腊造型艺术对人体理想和真实美的表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众多资料记述了当时希腊画家创作壁画的情形,他们运用透视法和色彩绘染法所“复制”出的人物形貌,传说已经达到了令观者产生错觉的程度。

     但遗憾的是,希腊的壁画几乎被后来的“反偶像崇拜”和“反遗教”的中世纪基督教信徒们毁灭殆尽。学者今天只能从文艺复兴后陆续出土的希腊陶器皿上的装饰纹饰和图画中,推想当时绘画的风格和造型技艺。凭借那些美妙绝伦的石雕和铸铜人体艺术,去想象当时与之并驾齐驱的希腊壁画的艺术气象。

     如此的研究就如同一个遗失的梦一样被寻找许久。庆幸的是,近现代考古学家们在古希腊伊利亚文化层发掘出了一些可推证到公元前5至4世纪的墓室壁画,以及出土于克里特岛米诺斯文化晚期的一些壁画残片,尤其是棺盖内所绘的跳水青年十分生动,跳姿和现代跳水尤为相似,生动自然,结构准确,成为欧洲“湿壁画”最早的例证。它近似中国汉魏和北朝墓室中那些为赶制在尸体下葬前,仓促绘写的“急就章”壁画,即墙面未干而完成的 “湿性壁画”。

      古罗马建国于公元前753年,罗马的艺术可以看做是对希腊艺术的延续,与希腊艺术同样受到中世纪基督教文化的排斥而受到洗劫,醉心于宏伟建筑物嗜好的罗马人之所绘壁画也几乎荡然无存。18世纪中叶,毁于公元79年的罗马庞贝古城被重新发现,维苏威火山爆发的岩浆将这座城市连同数万居民深埋地下。惨绝人寰的灾难使这座城市在瞬间消失,而建筑中的壁画却在不幸中得到保留,成为研究罗马式绘画和探索古希腊壁画风格与技法的依据。人们发现,呈现在完整光洁的壁画中的人物和景物刻画细腻,物象结构严谨且复杂和真实,色彩丰富变化微妙,立体与明暗表现动人,显然是多遍色彩的叠加和多次润色渲染所致。在《狄俄尼索斯神秘的崇拜者》中可以看到画师运用形体造型的语言,借助光影关系表现立体质感的空间效果,水平甚高。      在罗马近郊,利维亚别墅的壁画可谓一幅精彩的园林风景写生。画面笼罩着晨雾呈现银绿色的色调,前后空间、虚实冷暖的层次变化自然真实,欣赏者面对这些公元1世纪前后时期的作品深感震惊。在造型理念上与希腊绘画不同的是,罗马人更注重对物象的真实再现。甚至罗马时代壁画中还出现了为人物包括平民所绘的肖像画,并为肖像确立“酷似”准则,这种对“再现真实感”的追求,同时亦表现在罗马时期绘画的风景和静物题材中,无疑构成了欧洲绘画写实主义传统的美学基因。

    13世纪奇玛布埃将在希腊研习发现到的湿壁画技法引入自己的创作中,并将拜占庭样式注入自然主义的画风,赢得了声誉。他的学生乔托运用此技法,除注入立体感和自然主义之外,在画作表现上施以生活情趣和想象力,增添有秩序的、有意趣的构成要素。乔托被尊为近代绘画的创始者,画风吸引了其后众多艺术家追随效仿,从此,真正意义上的“湿壁画技法”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达到完善。这种长久不变且光彩夺目的独特技术,影响了后人壁画艺术的创作。
    


       
        油画材料技法的发明渐趋完善并逐渐取代了湿壁画技法,成了500年来欧洲绘画的主要表现形式。但湿壁画法还是时断时续地为敢于接受挑战的壁画家们所垂青。进入17世纪后,艺术家利用空间感和光的作用,使壁画语言更加丰富、绚丽,与同期建筑、工艺领域的艺术风格一起被称为“巴洛克”艺术。

    拜占庭式镶嵌画因彩石难寻、运输不便、价格高昂、成本高而需求量日趋减少,17世纪后其工艺在壁画领域运用逐渐衰败。但在17至19世纪的俄罗斯,皇宫的兴建却使镶嵌工艺在冬宫、夏宫、叶夫捷林娜宫及各地兴起。石材、木质、宝石、玻璃、镶嵌工艺繁杂精湛。18世纪全面西学的俄罗斯在微型马赛克料器的艺术创作和生产工艺方面走在了欧洲的前列。19世纪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依萨基耶夫斯基教堂镶嵌壁画的艺术成就使古典镶嵌壁画再入高峰。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班牙建筑大师高迪在中世纪哥特式和现代建筑中架起了一座桥梁,成为镶嵌工艺现代建筑的先驱。20世纪中叶,墨西哥新壁画运动涌现出的壁画家迭戈·里维拉、奥罗斯科和西盖罗斯被称为“墨西哥三杰”。这几位有思想的画家以饱满的激情,创作了反映墨西哥历史和反殖民主义暴行的大型壁画。“三杰”在古代玛雅雕塑和壁画中吸取营养,融汇现代绘画观念和表现形式,以浓厚沉稳、厚朴粗犷、气势磅礴的强悍画风,影响并跨越疆域,创作出了堪称20世纪壁画中可以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相呼应的力作。

      壁画与建筑密不可分,它通常以宏伟巨构之篇幅出现,被称为大型绘画,并以激动人心的体量引起画家们渴望实现“力作”创作的冲动。一生以小幅风景和人物写生为主的印象派画家莫奈在古稀之年,竟以旺盛的激情创作了壁画巨构《睡莲》,满绕了两个椭圆形大厅的四壁。19世纪人类社会的发展使艺术逐渐弱化了为宗教服务和为帝王御用的职能。壁画创作使得画家及倡导新艺术运动的建筑家们脱离陈腐的绘画模式,积极探求符合时代的形式语言,壁画创作朝着风格化、装饰化和大型化的路径发展。夏凡纳、克里姆特、惠斯勒等人,尤其是20世纪后的马蒂斯、夏加尔、莱热、毕加索、米罗为新时期壁画艺术的发展带来了勃勃生机。印象派画家应用“光源色”开拓了绘画表现新的领域和技法,他们用直接写生代替了传统观念的“绘画创作”。作品以清晰、明丽的色彩,生动活泼更具个性的笔法,树立了自然主义“纯艺术”这一审美新典范。

      在科学技术空前发展使经济加速腾飞,民主观念深入人心,整个时代洋溢着乐观向上精神的背景下,欧洲美术进入了“现代主义”时期。现代艺术强调表现主观世界并侧重写意与抒情,注重形式探索和创新表现。现代壁画也逐渐从传统壁画注重客观世界反映、注重叙事与写实的情境中脱解出来,使得非功利性而纯观赏性的作品多了起来。现代壁画强调装饰性、社会性、大众性,在材料、技术、功能、内容、形式、风格等方面都与传统壁画迥然不同。同时现代社会追求的和平、民主、文明和进步的理想使现代艺术活跃异常,画派众多。其中,代表人物马蒂斯、鲁奥、毕加索、米歇尔、米罗、布洛克、达利、夏加尔等大师将他们“立体主义” 、“野兽派”、“超现实主义”、“抽象派”风格的作品融入了壁画领域。壁画伴随着现代绘画观念多元化的衍生,依傍着现代建筑科技的迅速发展和人类对建筑环境生态观念的转变,从精神内涵到表现形式至工艺技法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20世纪,前苏联一体化经济体制使国家在公共艺术领域得以投入大量资金,同时有权威机构有效地监控艺术创作与艺术制作的水准,既有规范又有实施。因此,壁画创作在包括地铁、纪念广场等公共空间中进行了有效的艺术实践。在材料上既有高釉和色彩纯度高的马赛克浮雕彩绘、毛织壁毯,又有金铂和电动打磨,光亮平整如镜的天然石材料,在技术难度上已大大超出了佛罗伦萨式镶嵌艺术的表现范围。

     
        在20世纪发明的绘画新材料中,丙烯在壁画绘制中受到画家们的普遍欢迎和使用。丙烯可被水调,能稀薄如水彩般地流淌;可厚堆,呈现油画般的肌理;色泽透明亮泽适于多层与多遍的叠加,在干燥后呈亚光状态,因此,特别适于室内外的大型壁画绘制。丙烯材料最初用于墨西哥20世纪50年代壁画创作当中,并随其壁画的影响传及世界。在美洲、欧洲、亚洲各国的公共艺术空间中丙烯材料被广泛使用。

  中国壁画艺术的大发展是以20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经济发展大潮而实现的。自1979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壁画群”为始,壁画艺术在中国公共建筑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并得以蓬勃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后,中国改革开放进一步发展,也给艺术家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创造了良好的创作环境。现代壁画艺术开始全面复兴。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张仃的《哪吒闹海》,李化吉、权正环合作的《白蛇传》,袁运甫的《巴山蜀水》,肖惠祥的《科学的春天》,祝大年的《森林之歌》等作品,皆以不凡的开篇,拉开中国当代壁画复兴序幕,也推动着中国当代壁画开始走向新纪元。同时,更使壁画教学得以推广,并成为美术学院重要造型艺术课程。

      从首都机场壁画创作距今的30年,中国壁画艺术从凋零走向繁荣,呈现出多元的态势。几代壁画家在公共艺术空间中创制了数以万计的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强烈时代精神的壁画作品。众多艺术家走向公共空间,在墙面上实现着画家的思考和艺术语言的探索。他们以崭新的空间理念、非凡的精神与毅力,运用智慧和技术使壁画创作在材料、形式、工艺、题材和表现语言诸方面都有了质的突破和飞跃。

壁画既古老又现代,它是时间和空间相结合的艺术,既有社会文化功能性,又是集造型艺术多学科为一体的艺术审美形式。

      在社会功能性上,壁画不仅为环境之“装饰”,还具备在主体内容与形式中,承载着时代文化取向这一特殊的社会属性。在原始社会,壁画图像是视觉感官的取悦,是巫术和祭奠信仰的驱动,亦是他们生存体验中的一部分。在古代文明时期,壁画充当着记载史实、炫耀功绩、教助人伦、传授知识、施加法术的重要角色,有着记史、宣传、教育、宗教的功能。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形成了各自不同的文化和艺术的基本特征。古中国、印度、埃及等区域壁画呈现着深沉含蓄而丰富典雅之感;两河流域受亚述帝国豪华之风影响呈现着宏大壮阔、华丽富贵之感。古希腊与罗马时期壁画则受地中海文化的影响,呈现出浑厚幽深、清新古雅之感;中世纪时期的教堂壁画则受教廷规定呈现出庄严肃穆之风;而中国唐代壁画因处于封建社会鼎盛时期,呈现出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风格。因此,壁画因时代与地域各异,各自呈现着因情境不同而社会文化属性不同的功能特性。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首页 | 作品案例 | 墙绘价格 | 新闻资讯 | 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